月度歸檔:2019年12月

2019年最后一篇文章

現在,對于2019年年初的事,感到好遙遠,當我翻看博客的時候,卻又感覺年初的事仿佛就在眼前。日子過的真快,轉眼又到年底,在這個以年為主流的計時方式下,在我們的生命里又少了一個時間單位了。 繼續閱讀

菜鳥驛站賣什么好?

菜鳥驛站是快遞行業的最后一公里,多數菜鳥驛站是開在小賣部里。我們小區有三個菜鳥驛站,也都是同時經營小賣部,有兩個還賣菜、肉等。小賣部開菜鳥驛站,這個想法是為了讓下班的居民在取快遞的時候順手在小賣部里買點其它的東西。然而,情況并不這樣,我們樓下的一個小賣部(菜鳥驛站)就進了居民的黑名單,原因是菜鳥驛站里的商品有假貨、過期產品。 繼續閱讀

賺錢也不易

有些人嫌自己的工資低,喜歡跟出賣力氣的民工比收入,說是民工一天能賺好幾百。我在一處工地問與民工交流過,那些賣力氣的民工干一天不到二百元,只有那些有技術的民工賺錢多。與有技術的民工比,還真是很多人比不上他們。 繼續閱讀

微信公眾號結算廣告費了

當我在微信公眾號的文章末位掛上廣告后,朋友們很是稀奇,覺得這肯定是一筆不菲的收入,并向我求證。其實,廣告費到底有多少,做微信公眾號的朋友應該最清楚。當我向他們解釋那點費用不夠電費的時候,大部分人還是不信的,就跟很多人不知道快遞員賺取的辛苦錢也不是很多。 繼續閱讀

我把自己舉報了

在我的公眾號里,有一批文章,內容是評分標準,我未按要求打上了原創的標識。為此,有人將我舉報了。這個舉報人并沒有一次性舉報完,而是在一篇文章被處理后,接著舉報第二篇,所以,我的”原創“被凍結到了2020年的3月份。再這么舉報下去,我的公眾號將要不保。我賭了一口氣,昨天晚上我將自己的文章舉報了,我給的舉報理由是,如其被別人舉報毀在別人的手里,不如我親手毀了 它吧。 繼續閱讀

一百元的廣告費收入

我的微信公眾號自開啟廣告后,每天都會有個塊兒八毛的廣告費收入,攢了一個月,終于達到一百元。在達到一百元的這一天,我的郵箱里也收到了結算通知,第一次廣告費結算的金額是三十多塊錢。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