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熱烈的毒太陽

九月,明顯的感到秋意,田野里漸見黃色,早晚里,身上也需要添加衣物了。秋天,有許多難得一見的碧空萬里,或者有一抹云,藍白相間,天空更加的有生氣。孩子嚷嚷著說,天空里有了許多的小動物。上午路過胡同口,聽到鄰居阿嬸們在閑談,說,今年的秋天干的厲害。

我也發現這個問題,小河里布滿青苔,那是河水斷流才會出現的。有村民在河里洗衣物,洗衣粉的泡沫不再隨流水而消散開,而是在水里鋪開了一層白色的“霧”,留在本就泛黃的水中,讓人不再想去河里歡快的撩一把水。

中秋節,海貨出奇的貴。村中有一村民,販來魚蝦在村中賣。中秋節當天,留出一盆蝦虎端給老母親。老母親不舍得吃,說,蝦虎經常能吃到,不在乎中秋這一天,還是拿出去賣掉吧。那一盆蝦虎以50元每斤的價格買光了,得錢幾百塊。

都說靠山吃山,靠海吃海。與海離得近,不一定就有蝦虎吃。親戚在中秋節當天,頂著風去海里忙活了一天,收獲頗豐,所以在下午的時候,送來一箱子,里面裝滿了魚、蝦、蟹。

吃著真是痛快。

蝦虎肥,本來想拍一個視頻教大家如何扒皮的,我可是公認扒蝦虎的高手,可是只顧著吃,把這個重要的事給忘記了。

村里的田地雖然大部分被種上了茶葉,但仍有部分村民會留一巴掌大小的地方種上一些時令蔬菜。茶葉換成錢再去買菜,沒有直接種菜便宜。經濟實惠一直是農民奉行的最高準則。

陪孩子在村里閑逛。

遇到小時候的玩伴。遂站在胡同口攀談起來。我在胡同口見到大小的石頭,還有散亂在地上的工具,問同學,現在搞石頭了?同學說,工作之余,搞點副業。我問同學,會雕刻造型嗎?同學說,不雕刻,保留石頭的本來造型,只拋光。我覺得,這比雕刻龜、獸等更要難一些,讓我想起了中國的山水畫。

對于一個不純粹的以農為業的村莊來說,人們開始不再有固定的職業,每個人在不同的工作上擔任不同的角色。早晨的時候是茶農,上午、下午是某個單位的職工,晚上又變成了手工藝者……

秋天干燥,上午九點開始,頭頂的太陽格外的熱毒,也曬得人頭皮發麻。村民們不會關注空氣的溫度,走到田間,繼續忙碌每天的生計。這讓村中安寧了許多。

村中景區有一條盤山路,是游客的下山之路。路上有一個所謂的檢票口。路過那個檢票口,門開著,能看到里面有一張小床,床上躺著一個人,正呼呼大睡,鼾聲似雷,傳出很遠。

在檢票口的北面,有一男一女兩個游客,形色慌張,拿眼只瞟那個收費口,因為背著門口,兩人不知道值班人正睡得天昏地暗。想來,這是兩個從景區出口逃票上上的游客。當兩人走過檢票口,發現檢票員正睡著覺呢,才邊裝作游覽,邊向遠處拐角逃離而去。

這個情景被我看到,本想用相機拍下當時的情景,可轉念一想,圖片出來了,對于景區管理來說,就有了證據了,不要害人丟掉飯碗,遂打消了這個念頭。

中午回到家,饑渴難耐,灌了一通水。又感覺饑腸轆轆,見桌上有一盆海蜇,不管三七二十一,吃了一碗,香、涼,真是美味。

孩子突然想去釣魚了,拿了裝備去了碼頭。海里正是滿潮時刻,加上風大,海水拍打到了碼頭上??粗克{的海水,實際上,是不適合釣魚的。海邊早已有人在釣,過去看看,基本沒有收獲。

碼頭上的海鮮小市場,有幾個攤位在賣海鮮,引了不少人圍過去。好海鮮已經被販子收走,只留下幾條小魚和死去的蝦虎。2019.9.14

本文將圖文并茂的發布于微信公眾號里。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