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田之美

乘坐速度如飛的高鐵,在山川間穿梭,天地在車窗前晃過,如幻燈片里一張一張美麗的田園詩圖片。每看到這些“圖片”,總有相要下去看一看的沖動。當走出車門,踏上站臺的時候,那些美麗的風景已經遠離我們了。

《池上日記》是蔣勛先生在2014年秋天到池上駐村時寫下的、拍下的一本散文,只翻看書中精美的圖片,即可感受到池上秀麗的風光。正如我們在火車車窗里看到的那樣。

昨天,我拍了幾張建筑物的圖片,因為要展示全景,離著建筑物遠了一些。圖片出來的時候,相片并沒有那么通透,一層薄薄的霧氣彌漫在畫面上,給圖片增添了朦朧的感覺,這是霧霾的杰作,可我并不想要這種朦朧感。

在霧霾面前,人們開始懷念藍天白云的日子,想象著身處草叢森林間,向往著“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怡然。實現這種日子,需要一個前提,自然里有這么一個地方存在著。

昨天,看了一個新聞《長江白鱘被宣布已滅絕》,國家動物一級保護措施也沒能保住長江白鱘。當我們坐在裝有暖氣、空調的房間的時候,野外,動物們卻在經歷著生死存亡。如果有一天,當我們走出房門的時候,卻發現外面的世界如末世電影里呈現的情景時,人的認知,還是認知嗎?

《雪國列車》里有一個情節,底層的大眾靠著用蟑螂制作的蛋白質塊維系著生命,蟑螂與人的生命成了一個閉環的系統。然而,有誰能保證,在現實中不會出現這樣的情節呢?比如現在被吵得沸沸揚揚的人造肉。用豆制品添加肉味的添加劑成了素肉;用一塊碎肉“繁衍”出一塊算是真正的肉。這算是保護自然嗎?我卻覺得,這是人類在遠離自然,當人類不用從自然里攫取食物的時候,自然對于人類來說是沒用了。就如此刻,我們看著長江白鱘被宣布滅絕的時候,似乎并沒有影響到我們的生活,自然里的生命形態少了一種。

當自然不再適合生命存活的時候,還能有田園的感覺嗎?會不會,那個時候的田園就如我們在房間里制造的“種盆花,養只寵物”呢?

人類的科學家在努力的研究如何擺脫自然,而樸素的人卻在思考如何融入自然,現在,當我們選擇牛肉的時候,我們會考慮是不是有機的肉,而當人造肉興起的時候,我們選擇牛肉的時候,是不是就要選擇真肉或假肉呢。

這是本博客的對應公眾號,但不是博客的簡單復制,有公眾號自己的特點。

農田之美》上有6條評論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