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在嶗山王哥莊租房的市民

攝影/蘆葦叔叔

疫情剛開始的時候,有人通過關系想來我們村租房。那個時候人心惶惶,哪還有閑心去出租房子呢。

曉望村不是城鄉結合部,山村的人文風貌還是比較濃厚的,村里的人依然保持著勞動的本分。相對來說,人員結構還是比較簡單的,不像城市里,各行各業、全國各地的人都有。在疫情爆發時,村民們也很配合,躲在家里不出門。這就給村民提供了一個防疫的好環境。

我家前屋住著一對城市里的老夫婦,過年也沒有回家,也可能是那種將城市的房子租出去,到我們這里來租房的。他們與我們有共同的生活作息,7、8天出去買一次生活用品,如果在屋里悶了,就到院子里散散心。此時,有個小院子,可真成了寶貝,比起那些住在商品房里的人,我們可以呼吸新鮮的空氣,可以在院子里淋淋雨,在下雪的那天,我們還堆了一個雪人。

其實,出去走走也可以,荒郊野外的,哪里能見到人。為了大局,忍忍也就過去了。

看朋友們小區,已經武裝到單元門了,有些人真是一個多月都沒有下樓了。

這就是農村的好處,大家住的都是平方,人口密度小,給人留出來的活動空間還是很大的。在這個時候,有些人想到農村來住,還是很正常的。

現在很多人談“自然”,離自然那么遠,哪里還有自然,城市化的進程建設的都是人工的東西,住在商品房里的人,總感覺是數字化中的一個數據模塊,沒有生命感。

晚上,我們小學的同學群里瞎聊天,說,如果疫情再嚴重,他會拖著吃的東西去山上藏著。在人傳人的病毒面前,遠離人煙的確安全。缺點是,山上沒有野生動物,不能打獵,只能撿點蘑菇吃。不,蘑菇可能也被人在去年給撿光了。

這都是人多的緣故。

移居東北的親戚,年輕時將村里的房子給賤賣了。在兒女成人后,想要回來,卻回不來了。

攝影/蘆葦叔叔

農村像是原點,有些人的農村房子拆遷了,換了幾套房子,住著住著,再想辦法去農村換套平方住,特別上了年紀后更甚。有人說,人是需要接地氣的。也許吧,現在我還是沒有體會的。但是,很多退休的人來我們村租房子卻是真的。

天氣晴朗的時候,我會爬上屋頂,看看遠傳的山,有的時候很通透,有的時候卻籠著一層薄薄的霧氣,這都是自然的景色。臘月、正月,兩個月的時間給了山以從來沒有的調養的機會?,F在,山上是什么情景呢?也許是比日常有了更多的生機吧。

博主的微信

那些在嶗山王哥莊租房的市民》上有11條評論

  1. Mr.Chou

    生根發芽的地方是沒有賣的,人老了總得落葉歸根…
    城市快速發展一些原住民地和房征收了,雖然眼前是有錢生活條件好了,但得要考慮后代有能力可以養活自己,如果沒能力那真的是一個自供自給的地方都沒有…

    回復
    1. 蘆葦叔叔 文章作者

      我們這里有個片區拆遷,每家得了不少拆遷補償款,都去買高檔車,大約一年半以后,那些買高檔車的大部分在轉手,原因是平時的收入水平低,買了車后才發現,自己賺的那個錢根本就養不起車。

      回復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