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菜了

澳大利亞的大火燒了半年,地球的肺有一塊被烤焦了。如果每人種一盤菜,會不會對此有所彌補呢?

希望澳大利亞被燒掉的森林趕快恢復過來。

小時候寫作文,說自己如何刷了一雙球鞋,最后還要加上一段感受,穿了自己刷的鞋,跑起來格外的輕松。其實,鞋根本不是自己刷的??船F在的小學生依然在寫類似的作文。這不像是教育經過這么多年沒有改變,而是人依然留著自足自給的基因。

我們每天工作,賺錢養家,在此之外,卻對某些小錢特別的感興趣,比如那些兼職做微商的,塊兒八毛的賺,一個月不及工資的一個零頭,卻也屁顛屁顛的,充滿了向往。

自從在微信公眾號里做了流量主,每天都有個塊兒八毛的收入,收獲感特別的強,積少成多,現在也接近五百了??墒?,這些收入根本不足成本,大約用了五個月的時間,比起投入,收入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了。稍微讓人有點安慰的是,微信公眾號的文章,沒有收入也會去發的,收入只不過是以外的收獲。

這是不是“外財”的興奮感?

種盤菜》里,種下的那幾盤苗,是為了收獲一盤菜,過程卻如在家里種了一盆花。在這么一個節骨眼上,每天有了幾件事可以做,澆澆水,或者無聊的時候去看一會,滿眼的綠色讓人心情舒暢。

眼見著,這幾盤苗如炸開了一般的生長,越長,如何吃的問題越要提到日程,這么有收獲感的事情,不得讓它更有儀式感嗎?

最先長起來的蘿卜苗是第一盤菜,如何吃?我覺得涼拌最佳,用剪刀剪下,洗干凈,加糖、鹽、醋,成菜了??诟兴崽?,清爽,給了早已失去的胃口一點點醒。

其實,人是不太適合做那種一眼望到頭這類工作的,那是程序化的生活,記得看過一篇日本的懸疑劇,科研部門的一個老專家收到一份禮物,打開看了之后突然自殺了。專家收到什么禮物了?是一窩螞蟻和一盤錄像帶,那窩螞蟻,每天在重復的干一件重復的事情,而錄像帶里記錄的也正是專家如螞蟻般的生活,它們“點悟”了專家,他在過去歲月里就是在干這么一件事,他對自己的人生產生了懷疑。遂自殺了。

一個人想要在某一件事里獲得所有,包括收入、生活、樂趣等是非常難的,在一定的人生階段還會產生懷疑,人就要去找事做,用不同的事情滿足自己不同的需求。

這并不是否定堅持做一件事,做事也要有主有次。

本文的圖文并茂版:《來菜了》

來菜了》上有2條評論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