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拿讀書填滿某個時間段,何必讀書?

英國文學家、思想家、詩人柯勒律治,他講看書有四種類型:第一種是海綿型,讀書時他可以把看到的內容全部吸收,然后又幾乎原樣吐出來,有點荒腔走板,可是基本上能夠消化吸收;第二種是沙漏型,看了和沒看一樣,一無所獲,只消磨了時間而已;第三種是濾袋型,精華的部分全漏走了,剩下的都是糟粕;第四種是大寶石型,他讀書不但自己能夠得到好處,還能把這個好處傳播出去,使別人也收益。這種讀者很稀少,很難得()。

按照柯勒律治的分類,我可能屬于第二種,讀書很多,留在腦袋里的不多,或者跟李敖說的“一般人一本書拿起來看完以后,再看第二本時,第一本就離他遠了一點……讀到第十本書,第一本書已經離他十萬八千里了?!?/p>

只為了消磨時光的讀書,一本笑話就足夠了,只不過為了填滿一段時間嘛。而有收獲的讀書,獲得的快樂是從獲得知識中得到。書架上,沒有一本與笑話有關的書,看著那擺得整齊的書,我問自己,從這些書里,我獲得了什么呢?腦袋里空空如也,想不起來。這讓我想起了佛朗索瓦,把一生讀書的事寫成了《讀書年代》,作為一個默默無聞的人,就職于多家出版社,在閱讀中度過了三十年的職業生涯,那么,他在閱讀中的收獲是什么?絕不會是只經歷了讀書的這個事這么簡單吧。我想,佛朗索瓦的讀書一定讓工作收益不少的。

我在博客里經常談讀書,也只是局限于讀書這件事,區別于讀書與不讀書,而我們為什么要讀書?讀書總歸是要獲取知識的,假如只是為了打發時間,一個手機加幾個搞笑的視頻就足夠了。

何必拿著幾本書給自己粉飾清高。讀了一本書,就要這本書的精華盡量多、經量久的留在腦袋里,可以隨時拿出來,用到手頭上。如果我們沒有那么好的記憶力,也可如李敖那樣,把書大卸八塊分門別類的整理好,以自己的方式整理成冊,以便隨時取用。

因此,再談讀書的時候,我們可不要只說讀過多少本書,而要自己強調到底翻爛幾本書。就像旅行的人說自己去過多少地方,徒步的人走了多少里路,如果只是走馬觀花,去一個地方跟兩個地方沒有什么區別。讀書亦如此。

這是本博客的對應公眾號,但不是博客的簡單復制,有公眾號自己的特點。

只拿讀書填滿某個時間段,何必讀書?》上有4條評論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